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水儿[番外完]

水儿[番外完]

整理:腐书网 作者:Tiffany摩 发布时间:2016-05-13

简介:男男 古代 中H 正剧 H有 温馨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水儿在十岁那年遇到他,从此走上全然不同的人生。
秦磊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最好的人。水儿什么都不要,就想给秦磊当小厮,一辈子待在他身边。
双性父子年上、短篇、老梗、雷、无脑平胸哭包娘受、H有
无脑发泄文,新手上路,千万慎点啊亲

第1章 一、
    时至深夜,竹柳巷内的迎春阁仍是一派灯火通明。主事的梅夫人曾是宁州名妓,青春不再后便开了这迎春阁,如今也算是在竹柳巷站稳了跟脚。
    梅夫人已年过四十,但保养得宜的她犹存当年艳色。她正在大堂和刚进门的王老爷寒暄,只见小婢匆匆赶来,在她耳边轻声道:“夫人,柳阁的贵客说不要姑娘,非得要您去一趟呢!”
    她眉头一皱,和王老爷调笑几声还是莲步轻移随着丫头去了。
    竹柳两处是迎春阁里最高等的二处,能被请进里头要不身分尊贵也得是家财万贯了,梅夫人倒是好奇,里头的爷不指姑娘偏要找她这个老鸨,就竟有什幺指教。
    进门后只见服侍的冬儿垂头立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桌边坐着一名黑衣男子,银制面具巧妙的遮住了上半张脸。
    男子型身高大,气息沉稳,一身黑衣显得挺拔而内练。只见他薄唇紧抿,桌上吃食一口未动,仅是让冬儿上了一壶茶。
    纵是梅夫人阅人无数,也不禁感叹这样的男子是极其出色的,该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只为求他一眼。
    而这样的人,她自知阁里的姑娘这位怕是看不是眼的了
    她堆起笑容,仍是亲切的招呼着道:“爷今日来咱们迎春阁,可是想找什幺样的姑娘,要不我让芊芊过来给您瞧瞧,芊芊可是咱们红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姿容更是好的,就在这宁州城里也是属一属二的美人呐!”
    梅夫人眼色自是极好,知道这是来了个大人物,应对得倒是一点也挑不出错。
    男子头也没抬,只是啜了一口茶,这才缓缓开口。
    “今日来此,只想请教夫人一件事。”他声线低沉浑厚,看了立在墙边的冬儿一眼,冬儿会意立刻退出厢房将门掩上。
    “夫人的迎春阁里头......是否有一名年约十岁的双儿。”他彷若不经意的问。
    “双儿......”梅夫人微微一愣。
    说到双儿梅夫人是知道的。自古以来具男女两性器官的人便被称为双儿。他们的男性器官不能让女子受孕,而女性器官虽可孕,成功得子的机率却相当低,几乎不曾听闻有过双儿产子。也因此生下双儿被视为不吉利且羞耻的,大多会将他们转卖或送养。
    有些达官贵人不介意,倒是会养个双儿尝尝鲜,可大多数人认为双儿晦气,一般便将他们发卖为奴,做着低贱的工作。
    梅夫人几年前向人贩子挑人的人时候就拣了一个双儿,那双儿模样乖巧价钱便宜,说是附近农村卖过来的。她便买了当阁里的小奴才。
    那人现在大约就是十岁上下,唤作水儿。
    “看夫人神色,迎春阁里头该是有这幺个人了。”男子勾唇,抿了一口茶,“还请夫人将人唤来。”
    左右是几个钱买来的小东西,犯不着为了个下人得罪贵客,梅夫人称了声是,便差人去喊。
    这是水儿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在他十岁那年的冬天,迎春阁的厢房里头。
    他怯生生的叩门进去,只敢看一眼,就被男人面具上的冷光惊的一颤。他飞快低下头,两手紧张得不知道该往哪儿摆,只能盯着自己的鞋,头低的彷佛要点到地上。
    他在一个贫瘠的小农村长大。养父李大只说是他爹娘不要他,送到乡下给人养的。水儿什幺活儿都要干,小的时候喂鸡捡柴,再大点时洗衣做饭也成了他的工作,丁点大的他农忙时就得下田帮着干活。
    七岁的时候听到李大和妻子商量,说是这幺多年也没个人来看过,不想守着约养大他,要将他卖了。
    那年夏天,他就跟着来村里的人贩子走了。听说逃跑的人都被抓回来打断了腿,吓的他乖乖坐在牛车上,只能眼巴巴看李大拿着卖了他的钱满脸笑容的回去给婆娘和两个孩子加餐。
    他从小就听话,胆子又小,只能掉着眼泪离开他生活了七年的小村。
    辗转来到宁州,迎春阁的老鸨梅夫人挑姑娘时顺道买了他。他曾想若自己不是个双儿,爹娘一定不会把他丢掉。可这时候,比起那些哭的肝肠寸断的姑娘,他又庆幸自己是个晦气的双儿了。进了迎春阁后他便开始做打扫洗衣的活儿,直到今天,他站在柳阁里头抖的像个筛子似的。
    他虽低着头,却能感觉到眼前男子专注的视线。
    “你就是水儿,今年十岁?”声音低沉而威严,男人略带冷漠的问道。
    他点了点头,还是不敢抬眼。阁里多的是来寻欢作乐的男人,然而水儿却没有见过任何人如他一般,冷静自持,丝毫不被这儿的气氛所影响。
    男子不再问话,水儿也不敢动作。他不知为何有人特别来寻他。除了养父一家,这世上他没认识别人,眼前的人又不可能和他的养父有关。他兀自想着,只见男子身形一闪,水儿便昏了过去,被男人搂进臂弯里。
    男孩小小的,穿着洗旧了的单薄衣裳。皮肤白里透着不健康的青,嘴唇冻得红红的。瘦弱的身子骨没几两肉,尖尖的下巴凸显出他的脸蛋也小得可怜。水儿不是个被好好对待的孩子。唯一吸引人的是一双大大的眼,不像一般孩子灵动的四处看,水儿只敢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黑衣男子点了水儿的睡穴,在他软倒前将他轻轻抱起放在一旁的床榻上。男孩应该有十岁了,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的多。男子顿了一下还是伸手将水儿的裤头拉下,右腿内侧有个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蝶形胎记。腿间青芽下隐约可见细细一条男孩不该有的缝隙。
    男子呼了一口气终于松下紧绷的肩膀,一直以来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他轻轻地将水儿的裤子系好,站在床边盯着这个小小的孩子。
    从农村一路追到宁州,眼前的水儿就是他要找的人,不会错。
    他抱起床上的孩子闪出窗外,黑色的影子隐没在夜色中。
    不远处的马棚里,等待着的萧远看着怀中抱着孩子的男人道,“爷,水儿少爷的卖身契已经拿回来了。”
    梅夫人也是个聪明人,不说有人拿黄金买个洒扫的孩子,就是能省去一次麻烦,她也不会多一句嘴。
    男人将水儿抱入马车。
    “先别喊他少爷。”他骑上候在一旁的黑马,拿下了脸上的面具道。
    “回府。”
   

第2章 二、
    水儿觉得不太对劲。他的小床不会这样晃,而且,他的房里也没有这样暖。张开眼睛,小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厚被子把他包的严严实实,边上还放着一个热呼呼的小炉。这里可不是他睡了三年的小房间。
    马车里静悄悄的,水儿撑起身子想偷偷的打开小窗向外瞧一眼。昨晚莫名其妙的就昏了过去,现在还不在迎春阁里。他想,他或许是又被卖了一回。想起昨日的黑衣男子,他不由得忐忑了起来,心理却也不是那幺的害怕。
    还没靠近小窗就感觉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停妥后,门帘被掀开一小角,外头的寒风便吹了进来。
    “爷,小家伙醒了!”,驾车的男人放下布帘转头说道。这是个没见过的男人,但水儿知道这不是昨天带着银面具的人。
    门帘再度被扯开,这次映入眼帘的是个相当高大的男人。剑目星眉,鼻梁高挺,面无表情的时候薄唇显得有些严肃。水儿直勾勾的望进了对方的眼里,他又没来由的感到了紧张。水儿认出来了,这才是昨晚的那人。
    男人一伸手就将露出半个身子的他塞回被子里,侧身坐了进去顺道将门帘拉上。
    水儿又被塞回睡的暖暖的被子里,只能露出脸蛋瞧着他。
    男人看着他,停了一会儿才发话,“我是秦磊,湘州秦家的当家。”
    湘州……湘州在宁州的的北方,水儿听说就是骑马也得好几天的路程。
    “这次路经宁州,想收个小厮,就是梅夫人和我推荐的你。”男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水儿,你可愿跟着我?”,男人等着他回答。
    其实水儿知道,秦磊没有说真话。就算他没有听过什幺湘州的秦家,也知道男人的身分不一般。这样的他要什幺人没有,又怎幺会到迎春阁挑小厮呢。
    可水儿还是会跟着他的。当年被卖了的时候都没跑,更别说现在已经被带了出来。
    而且,男人是他这辈子第一个问他愿不愿意的人,就算他其实没有选项,男人还是问了水儿的。不知道为什幺,水儿想,如果他说不愿的话男人是不会勉强他的。他莫名地就是相信他,也愿意信他。
    所以,水儿只是飞快地看了他一眼,沉默的点了点头。
    水儿不多话,他大多时候只是听。不过,这已足以让他了解一些事。
    例如驾着车的男人叫萧远,是秦府的大管家,这次和秦磊两人单独出来办事。又例如,秦家做的是南北杂货的生意,可经营得相当好,还有着自己的商队。例如,秦磊虽不怎幺参与江湖事,秦家却也算得上是个武林世家。又例如萧远只会叫秦磊主子或爷,因为秦家的大当家今年也不过二十五。
    他们已经赶了几天路。有时候能住店,荒郊野外的时候又只能睡马车里。单调的路程将水儿惯的有些懒了,常常他还睡着时就被包进被子里继续上路。有时候他也会打开小窗,看看外头的景色。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相当无趣的。
    后来他们路过镇上时秦磊给他买了九连环还带了几本书。水儿虽然不认识字,但能够看看里面的图画,他还是挺高兴的。
    这天他从被子里钻出来,慢慢的移到小窗边,才开了个小缝就被秦磊看个正着。平时总习惯策马在前头的秦磊不知怎幺放慢了速度跟在马车旁。
    “爷,早上好。”水儿还是乖乖地道了声早。
    “总是待在马车里了,你想出来和我骑马吗?”秦磊看了看他,慢慢地问。
    水儿当然是想的,他可从来没有骑过马,连摸也没摸过一下。可他不过是秦磊的小厮,怎幺能让主子带着自己骑马呢。
    秦磊没等他回答就示意萧远将马车停下,将水儿带出来抱着他翻身上马。
    水儿怕的手脚都不敢乱摆,只敢乖乖缩在秦磊怀里。
    秦磊的逐风那样高大,他想就是从这个高度掉下去也足以让他摔断脖子。
    他将水儿包进自己的斗篷里,暖和的黑斗篷里头水儿只露出了小小的脑袋瓜。
    逐风奔驰起来寒风刮得他的脸有些疼,可水儿一点儿也舍不得回到马车上。
    靠在秦磊的怀里,他觉得彷佛这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水儿想起他刚到迎春阁时遇到的姑娘金荷。金荷姊姊人很好,有时还会给他客人送的糖吃。金荷曾说她有个很喜欢的人,喜欢到就是什幺都不做光是被他搂着都觉得是世上最美好的事。不过后来金荷和人私奔,他就再也没听过她了。
    现在,他觉得被秦磊拥在怀里就很美好。他什幺也不想做,就是这样贴着他的胸膛,只是骑着马也觉得很好很好。
    水儿过了不久就又睡着了。秦磊将他塞进斗篷里,一只手环着他赶了一天的路。直到晚上擦了脸,水儿才发现颊上被风冻红了。就是有些痛,但那一点儿也不碍事。冬天总是这样的,有时候是鼻子或嘴,而经常碰水的手更是裂的一道一道。
    秦磊却看不惯,给了他一个铁制的小盒。小小的很是精巧,上头还刻着漂亮的花纹,打开来是乳白色的脂膏,有着淡淡的香味。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水儿[番外完]》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