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拍者为攻,摸者受

拍者为攻,摸者受

整理:腐书网 作者:子罗衣 发布时间:2018-03-13

简介:文案:
这是一篇发生在某公立高中的基情故事。
你有没有一种叫无法自持多动症的东西?
你有没有一种喜欢抚摸同桌身体的欲望?
如果这种人在你身边怎么办?从这篇文章开始看。
方翼顺一直有一种欲望,他总是克制不住自己想去触碰身边人的身体。
所以当某天他不小心触碰到自己同桌那滑腻丰满的臀部时,就无法忘记这种感觉了。
宋子凯对方翼顺这种时不时吃豆腐的行为已经完全无法忍受了,所以在明白自己的心后,还是决定把对方吃了好了,到时候你爱怎么摸就怎么摸。

总而言之,这是一篇猥琐微变态诱受X炸毛自恋原直男攻的

  

文案:
这是一篇发生在某公立高中的基情故事。
你有没有一种叫无法自持多动症的东西?
你有没有一种喜欢抚摸同桌身体的欲望?
如果这种人在你身边怎么办?从这篇文章开始看。
方翼顺一直有一种欲望,他总是克制不住自己想去触碰身边人的身体。
所以当某天他不小心触碰到自己同桌那滑腻丰满的臀部时,就无法忘记这种感觉了。
宋子凯对方翼顺这种时不时吃豆腐的行为已经完全无法忍受了,所以在明白自己的心后,还是决定把对方吃了好了,到时候你爱怎么摸就怎么摸。
 
总而言之,这是一篇猥琐微变态诱受X炸毛自恋原直男攻的小短文。
有一种人,注定简介无能,是的,就是我_(:зゝ∠)_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子凯,方翼顺 ┃ 配角:一大波神助攻 ┃ 其它:XX的产物,高校臆想,子罗衣
 
 
 
第1章 chapter 1
  宋子凯本来叫宋二凯。
  他上面有个哥哥,宋一凯。理所当然的,他就是二凯。
  后来二字有了不一样的含义,宋子凯就死活不肯叫这个名字了。
  最后世界上少了一个宋二凯,多了个宋子凯。
  “我亲爱的弟弟,我觉得你不应该叫子凯,井凯这个名字更符合你的气质。”
  宋一凯有天突然告诉他,宋子凯不明所以,一脸懵逼。
  后来知道了“井”的意思,一脚把宋一凯踹下了床。
  “滚!有多远他妈滚多远。”
  ***
  宋子凯和他哥是两个极端。
  宋一凯黑的跟山沟沟里挖煤的一样。
  宋子凯白的跟长年见不到阳光一样。
  宋一凯属于不要脸类型的,宋子凯更倾向于炸毛型。
  所以知道两人知道高中三年还要同校时。
  宋一凯有些欣慰的捏捏宋子凯皱巴着的脸,“我亲爱的弟弟,你喜欢哥哥都喜欢到要跟哥哥继续读三年的地步了,哥哥真是感动。来,亲一个。”
  宋子凯直接一巴掌打开宋一凯凑过来的脸,跑到他妈面前,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冲他妈喊,“宋一凯那傻逼英语连30分都上不了!怎么和我上一个高中的!你是不是找关系了!为什么摧残我三年不够!高中这么重要的三年还要继续摧残我!”
  “二宝啊。”宋子晴倒是很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气,好脾气的安抚他,“你哥他已经保证了,高中一定会好好学习的。他还想着和你上一个大学,然后和你娶一对姐妹做老婆,这样以后又可以和你相亲相爱啦。二宝啊,你哥可喜欢你了,你这样说,他要难过的。”
  宋子凯刚想炸毛,宋一凯已经推进门死死抱住他往外拖了。
  “亲爱的弟弟,现在天色已晚,已经是就寝的好时机。还不快快回房,与哥哥一同进入甜蜜梦乡。”
  回应他的永远只会是那一句,“滚!他妈放开我!”
  ***
  宋子凯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
  宋一凯这个傻逼,犹如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明明只是梦里,他的形象却依然那么清晰,那么的让他觉得面目可憎。
  于是他睁开了眼,发现这傻逼真的压在了自己身上,还把自己抱的死死的,嘴巴有不明液体往自己胸口淌。
  “咚——”一声,宋一凯又被踹到了地上。
  这是高一开学第一天,也是宋子凯觉得解脱的第一天。
  一想到以后再也不用和这傻逼同床共枕,听这傻逼嗷嗷乱叫,他一下子觉得神清气爽。
  难得好脾气的拉起了宋一凯,然后帮他拍了拍。
  “哥哥,快点准备吧,上学要迟到了。”
  ***
  直到宋子凯在班级里再次看见宋一凯。
  “弟弟,你也在这个班啊~我好高兴啊~你刚才去哪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跑了。”
  宋一凯在座位上朝他招手,宋子凯突然想到了死亡。
  但他什么也不敢做,只能面如死灰一样随便找了个离宋一凯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第2章 chapter 2
  宋子凯以为令他这一生感到最窒息的人,是他的亲哥哥,宋一凯。
  直到方翼顺出现了,他才知道,他妈一山更比一山高,傻逼天天有,他身边怎么这么多。
  ***
  宋一凯一开始并不会和方翼顺有任何联系,他也没对方翼顺有太多印象。
  只是看过几眼,作为英语课代表发作业的时候。
  方翼顺那时候还是和李衣做同桌。
  两个人都小小的,看起来乖乖巧巧的,不是很容易辨别,至少他自己经常会把他们认错。
  后来班主任实施座位改革,按意愿分配同桌。
  他象征x_i,ng的写了个“宋一凯”,并不觉得宋一凯那傻逼会选他。
  结果宋一凯那傻逼真的跟别人跑了。
  然后他等班主任安排新同桌,就听见班主任报,“宋子凯,方翼顺……“
  他看了一眼,这才明白过来,哦,这个人是方翼顺,不是李衣。
  方翼顺已经乖乖听老师的话进教室拿了书包,他也没对他有什么不同看法,跟着进了教室。
  然后看见方翼顺坐在新位置上,正摊开书看着的乖巧样子,心里忍不住想欺负他一下。
  便凶凶的朝他喊,“喂!你挡到我的道了!”
  然后就和想象中一样,方翼顺一下子像个受到惊吓的兔子一样,一下子站起来,然后小声的和他说了声对不起,就匆匆起身给他让了位置。
  方翼顺的声音柔柔细细的,他一下子愣了神,然后赶紧走进去坐了下去。
  突然有些后悔,这孩子这么乖巧可爱,自己这么吓他好像不是很好。
  于是心里暗暗想,以后得对这新同桌好点,这么乖的人很少见了。
  后来宋子凯总是忍不住想拍死自己,他妈让你自己瞎几把爱乱想,他妈这就是个变态!还他妈是个爱摸人屁股的死变态!
  ***
  对同桌好的第一步,就是分他吃东西。
  宋子晴给兄弟二人都装了满满一大袋零食,宋子凯拉开书包,看了看,拿出一包果冻放到他桌前。
  方翼顺转过看着他,圆溜溜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可爱的要命。
  宋子凯对可爱的东西总是抗拒不了,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分你吃的。”
  方翼顺点点头,回过头拆掉了包装,拿出一个用牙齿咬开,咕噜一口,就吃完了一个。
  然后才想起来,立马转头看他,轻轻的跟他说了声谢谢。
  宋子凯看着他玲珑小巧的唇,因为吃了果冻还沾着水,突然想品尝一下是什么味道。
  ***
  方翼顺是一个人去吃饭的。
  宋子凯收拾好了课本,发现方翼顺一个人出了教室,走了一段路后还是只有一个人时,便跟了上去,搭住了他的肩膀。
  “你一个人吃饭?”
  “嗯。”
  “那以后你和我吃。”
  方翼顺转头看他,然后点点头,笑了一下,“好。”
  宋子凯又魔怔了。
 
 
第3章 chapter 3
  宋子凯开始觉得方翼顺有些不正常,是在第一次英语听写成绩发下来之后。
  他如自己意料之中的考了满分。
  走去宋一凯那嘲笑了一下宋一凯的五分之后,心情大好的走了回来。
  然后看见了方翼顺一向充满朝气的脸上带了一丝y-in霾。
  于是快步走回去拍拍他的肩,问他,“英语考差了?”
  方翼顺一边给他让位置,一边哭丧着脸点头,“我就55分,都没到及格线。”
  他从小到大没安慰过人,一时不知道咋办,只能干巴巴憋出一句,“没事的,下次会考好的。”
  方翼顺却是突然扑进了他怀里,一句话不说,像是伤心的要命。
  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推开,看见边上人暧/昧的眼神,一个个瞪了回去。
  然后僵硬的伸出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觉得方翼顺的手在往下滑,然后落在自己屁股上不动了。
  挖槽?吃我豆腐?
  宋子凯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又觉得自己把他想太坏了,可能手只是不小心落下来的。
  方翼顺这么可爱,怎么会做出这么变态的事!
  正好上课铃响了,方翼顺趴了回去,像是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手刚刚就落在宋子凯屁股上一样。
  宋子凯定了定神,把脑子里的想法抛出了脑外。
  我的同桌这么可爱,不可能是个变态!
  ***
  第二次有这种想法是在上课的时候。
  那天是语文课。
  语文课对他们俩来说,都是枯燥乏味的。
  语文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经验不够,人也害羞。
  讲的东西又不够有吸引力,所以往往大多数同学会在课上开小差。
  而她又不敢骂,只能当做没看见,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考试的时候成绩好看就行了。
  毕竟语文这种东西,自己领会更重要。
  这天的天气很热,他和方翼顺两人都昏昏欲睡。
  终于快撑不住了,他低声凑过去对方翼顺说,“我们睡觉吧。”
  方翼顺眼睛已经快要眯起来,听见他这么一说,动作轻轻的点点头,就真的枕着右手面朝他这边眯眼睡了过去。
  他见战友已经倒下,心里负担没了,也跟着闭上了眼。
  他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体有些不对。
  仔细一感觉,发现屁股上多了一只手。
  他动作放轻的转头,看见了是方翼顺的左手,正牢牢的放在了他的屁股上,一动不动。
  他往前坐了点,方翼顺的手就没有支撑点,往下滑在了椅子上。
  他想,应该是睡着时不小心掉下来的吧。
  就和上次一样,肯定是自己的错觉。
  之后,方翼顺的手再没碰到过他的屁股。
  宋子凯终于放心了,心里的一点想法也跟着时间慢慢消失不见了。
  就说嘛!我的同桌那么可爱,肯定不是变态!
 
 
第4章 chapter 4
  宋子凯被打脸的日子来的很快。
  第一次月考完,学校就要求每个班级都要召开家长会。
  五班的家长会定在周日下午。
  老师选了几个同学在家长会的时候帮忙,其他人爱干嘛干嘛去。
  方翼顺和宋子凯同时入选。
  两人一会儿帮忙领家长进孩子座位,一会儿把准备的水给帮忙摆到桌面上。
  等家长会开完,宋子凯已经累的受不了。
  见家长们渐渐走光,他坐回了位置上,告诉方翼顺,“我睡会,你要是要去哪,等下五点半的时候回来叫醒我,我们去吃饭。”
  然后不等方翼顺回应就闭上了眼,趴着睡着了。
  “好。”方翼顺放下扫把,回应了他。
  班级里的人走光了,只剩下他和宋子凯。
  他先是关了离自己比较近的后门,然后又走过去关了前面。
  接着一步步慢慢走回座位上,支着手目不转睛的盯着宋子凯。
  脸上还是一副可爱无邪的表情,只不过盯着宋子凯的眼神里,炽热的可怕。
  宋子凯的呼吸渐渐平稳了,应该是睡熟了。
  他放平了手,把脸贴在上面,一边看着他的脑袋,一边轻声叫他。
  “子凯,你睡了吗?”
  叫了几声后宋子凯都没回应,看来是睡着了。
  他抑制不住内心现在的强烈欲/望,伸出左手,按在了宋子凯的屁股上。
  他们做同桌的第一天他就想这样做了。
  ***
  他是个变态。
  他一直有想摸别人身体的冲动。
  但一直没有遇到让他感到有想法的人。
  他知道他有这种变态的心理,苦于找不到发泄对象,所以一直压抑着。
  直到看见宋子凯,他压抑了多年的欲/望一下子喷薄而出,几乎要控制不住。
  宋子凯估计没想到他的同桌对他有这种想法,不然估计早和他绝交了。
  前两次的偷偷试探,解了点他的馋。
  但他知道这样远远不够,他想要更多。
  他快忍不住了,每和宋子凯接触一天,他对他身体的欲/望就多了一分。
  今天,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
  如果他再不出手,估计会把自己憋疯的。
  他放弃了继续思考,让自己的注意力专注于宋子凯的屁股上。
  学校的校服十分贴身,而且单薄。
  他的手一放上去,几乎就可以感受到宋子凯的肌肤有多光滑。
  他的屁股看起来就很翘,摸起来也如想象般一样舒服。
  他忍不住,轻轻掐了一下,一下子觉得十分满足。
  于是他放在宋子凯屁股上的手,就在掐摸揉捏之间不停变换。
  他动作很轻,特意挑了班级里没有人,宋子凯睡熟的情况下。
  只有这样,宋子凯才不会发觉。这样,他才可以满足了自己的欲/望,然后等他醒来,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和他做好同桌。
  只是不知道下一次再这样做,该到什么时候了。
  于是他又开始不满足,他突然很想伸进去,伸进宋子凯的裤子里,让手没有阻碍的抚摸他光滑的肌肤。那样,一定会比现在还舒服好几倍。
  然后一道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
  “方翼顺,你在干什么?”
 
 
第5章 chapter 5
  方翼顺一顿,眼神从宋子凯屁股上移到了他的脸上,看见他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的身体一下子变的僵硬,脑子里一下只剩空白,然后紧张,不安,害怕等一堆情绪全数涌上来,手也不知道放那好还是收回来的好。
  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暴露出这种变态的行为,本以为计划的好,结果宋子凯醒来的毫无征兆。
  他突然不敢看他,他知道他会露出类似鄙夷,嫌弃这样的神色。
  宋子凯内心的确是震惊的。
  他妈原来我同桌真的是变态!他妈他还要摸我屁股!他妈他被我发现了居然还不把手收回去!
  但震惊之余,他竟然可耻的发现自己无法怪他。
  宋子凯和方翼顺做同桌的日子并不算久,大概才一个月。
  他自以为摸透了方翼顺的本x_i,ng——可爱,乖巧,总是笑的跟天天遇到好事一样。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可爱的让人处久了就忍不住喜欢上。
  结果今天方翼顺暴露了他隐藏在绵羊外表下一颗有些变态的心。
  宋子凯的感觉就像是买了样一直期盼的食物,因为很喜欢,久久不肯下嘴。
  终于有一天想起来,吃了一口,发现已经坏掉了。
  结果因为它太难得了,所以无法扔掉,只能一边忍着一边吃下去一样。
  他对方翼顺的感觉是不一般的,他喜欢可爱的东西,所以虽然宋一凯老是点炸他炸毛的一面,但其实只要宋一凯朝他撒撒娇,他就马上会变了脸。
  方翼顺没对他撒过娇,他却很受用他平时的样子。
  因为,真的他妈可爱的要命啊!
  如果别人知道他内心的感受,一定会认为这人他妈不也有隐藏痴/汉属x_i,ng啊!
  宋子凯内心的吐槽结束了,看见方翼顺已经收回了手,往外面走了。
  整个人低着头,身上笼罩着一层y-in影,跟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
  “你去哪!”宋子凯叫他。
  方翼顺变态就变态吧,不过是爱摸人屁股而已。
  如果是像宋一凯那样的变态,估计宋子凯早一巴掌甩过去了。
  世界上有一个宋一凯这样的奇葩就够了,再来一个,他估计真的会直接跳进校门口那条河直接淹死。
  ……
  方翼顺听见,拉门的动作的顿了一下,然后走了出去,甩上了门。
  宋子凯草了一句。
  起身去追他,在楼梯口把他截住。
  有风吹来,凉丝丝的让人感到舒服。
  宋子凯拉住方翼顺,拽住他转了个身。
  然后看见了方翼顺流着泪的脸。
  方翼顺一边抽泣,一边抬眼看了他一下,又赶紧低下头。
  宋子凯左右看了下,把他拽回了教室里,“砰——”一下用力关上了门。
  接着把他按在最近的一个位置上,低头直直看着他。
  方翼顺还是在那抽泣,似乎想到宋子凯接下来要骂他变态、让他滚远点,眼泪又大把大把落下来。
  宋子凯有些无奈。
  他觉得这场景有些怪异,就像男朋友安慰被自己弄哭的女朋友一样,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
  但做错事的不是方翼顺吗,为毛犯错的人要哭的一副自己被欺负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他妈他不是基/佬啊,他和方翼顺也只是单纯的兄弟关系啊!
  然后他纠结完终于开了口,带着浓浓的无奈和无措。
  “欸,我说。是你摸我屁股不是我摸你屁股的吧,你一副我吃你豆腐的样子做什么!”
 
 
第6章 chapter 6
  方翼顺听见他的控诉愣了下,然后点点头,“对不起,是我摸你屁股的。”
  “你可不可以不要骂我,也不要和别人讲。我以后不会了,我知道错了。我可以不再和你接触,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你不要骂我好不好。”
  这下到宋子凯楞了。
  方翼顺没听见他的回答,以为他拒绝了,还是坚持要骂自己。
  想着做错事就是要受惩罚的,索x_i,ng眼一闭,打算等宋子凯骂高兴了,自己再走。
  因为宋子凯的眼睛太好看,他不想看见里面会有嫌弃这样的情绪。
  然后宋子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人生里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对一个人这么说话,“我不骂你。你也别怕,我不会和别人说的,你也不用和我分开。只要——”宋子凯顿了顿,放低了声音,补充道,“你以后不要再摸我屁股就好了。”
  方翼顺一下子睁开眼看了下他,原本黯淡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光芒。
  “你说真的?你不怪我吗?”声音也回到了以前那样的朝气满满。
  宋子凯点点头。
  方翼顺一下子觉得心里一下子充满了幸福感,原本的浓浓不安被感动完全取代。
  他很想告诉宋子凯他现在内心的感受,但是怕自己会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
  于是一下子站起来,抱住宋子凯,狠狠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谢谢你!”
  亲完后就放开了他,心情舒畅的跑回了座位。
  宋子凯被毫无预兆的送吻惊住了,然后随之而来的是内心的一阵恐慌,他妈老子居然不嫌弃,老子不会是要弯了吧!
  ……
  那天之后方翼顺就乖巧了很多。
  手也规规矩矩的,除了必要的接东西时会碰一下宋子凯,其实时间都乖乖的放在身侧,看起来十分听话的样子。
  宋子凯很高兴。
  他觉得自己是个伟大的人。
  知道自己同桌是个变态,却没有用一种世俗的眼光看待他,嫌弃他,还帮他改了这个不好的毛病,自己真善良!
  然后又吐槽那些所谓的医生和专家,什么痴/汉猥/琐变态的心理是无法一下子被根治的,老子这不就把一个祖国的好苗子重新拔起来了嘛!
  而方翼顺一乖,手一规矩,宋子凯发现自己对方翼顺的喜欢噌噌噌往上涨。
  啊!我的同桌怎么可以每天都这么可爱,我要是弯了怎么办!
  方翼顺却是完全不知道宋子凯的内心想法。
  他想摸宋子凯屁股的想法完全没有被打消掉,但是他拼命的自己抑制住了,因为他绝不能让宋子凯讨厌自己!因为相比于释放自己的欲/望,好像宋子凯来的更重要一些。
  但无论什么东西压抑久了,总有爆发的一天。
  宋子凯几年之后无比后悔,那时候他和方翼顺已经确立了关系。
  方翼顺的手总是光明正大往他屁股上摸,摸不够了,直接拉开他的裤子把手往里伸。
  宋子凯打不敢打,骂又不忍心骂,只能一边看着方翼顺一脸痴/汉的在他身上吃豆腐,一边不住在心里咒骂。
  他妈自己老婆顶着一张自己喜欢的脸,却老是做出这种让他想抓狂的痴/汉行为算什么!
 
 
第7章 chapter 7
  方翼顺再次出手是在一个星期之后的历史课上。
  历史老师十分牛逼哄哄,是个和蔼的小老头,上课从不带书。
  地中海,大浓眉,眯眯眼,笑起来会有半个酒窝,身子小小的,体内的知识却是很多的。
  走进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连接上以后打开PPT。
  他的PPT只有那几页,就是每一章节的目录。
  然后等铃声响起,就开始讲。
  班级同学都爱听他讲,他不只讲课文里的内容,经常拓展x_i,ng的讲解其他相关的。
  有同学问他,老师,你咋不看书讲,不怕讲乱了吗。
  历史老师会呵呵一笑,然后带着一点的无奈,“这历史课本我都翻透了,你们学生三年换一次,我可是十几年都在看这本书啊。历史书改版少,改了大部分内容也不变,所以其实我现在讲的内容对你们来说新鲜,在我看来,都讲过好几遍了。”
  同学们一脸敬佩,他就不再解释,继续讲了。
  然后一节课下来,往往同学们都没听尽兴,铃声就响了。
  他一要走,同学们就会央求他,“老师,求求你讲完吧。随便拖,你拖到上课都行。”
  然后老师就会笑一下,笑的眼睛都没了,继续把后面的讲完。
  ……
  宋子凯也很喜欢历史课,他也是历史老师的粉丝之一。
  于是老师一开口,他就立马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支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师,认真听老师接着上节课的内容讲。
  方翼顺平静了几天的心思突然躁动起来,还有愈演愈烈的情况。
  他试着压抑了以后,结果发现欲/望反而更汹涌的涌上来。
  他只好转头看了下宋子凯,发现他正专注的听老师讲课。
  接着又扭头望了一下四周,发现同学们也都在安静认真的听老师讲课。
  于是定了定神,往宋子凯那边坐近了一点。
  然后低声叫他,“子凯,我有事跟你说。”
  宋子凯沉浸于老师的故事,没听见他的声音。
  他只好又凑过去一些,然后拿手拍了拍他的大腿,加大了一些声音,“子凯!”
  宋子凯终于听见了,问他,“怎么了。”
  “那个,那个。”他想问他能不能给他摸一下,就摸一下下。但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只能不停重复“那个”这两个字。
  宋子凯却是以为他肚子饿了,想吃东西。
  便往后靠了些,小声提醒他,“那你轻点吧,别被老师和大家发现了。”
  他一惊,有些不可置信,一下子结巴起来,再次问他,“真的可以吗?”
  宋子凯点点头,不再管他了。
  方翼顺咽了下口水,脸上带着一丝潮红,侧趴在桌子上,然后伸出左手,快速准确的按在了宋子凯屁股上。
  “握草!”
  一声惊呼,突然从角落里叫出来。
  历史老师断了话,转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宋子凯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子凯,怎么了。我讲的故事让你这么惊讶吗。”
  方翼顺早被吓的收回了手,趴着头不敢看人。
  宋子凯听见历史老师的话,赶紧摇头,“老师,没事,您继续,您继续。”
  历史老师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问同学,“我刚才讲哪了?”
  听到答案后继续讲了起来。
  同学们再次沉浸在老师的故事里,也移开视线不管宋子凯了。
 
 
第8章 chapter 8
  宋子凯内心几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妈我的宝贝同桌怎么又变态了!他妈竟然还公然在上课的时候趁我不备对我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方翼顺埋着头,不作声。
  直到感觉同学们的视线都没在这边了,才慢慢抬起头,转头满含委屈的看着宋子凯。
  然后用小的只有他们能听见的声音控诉他,“你个大骗子!明明刚才是你自己同意的,还提醒我让我轻点!我都听你话动作这么轻了,结果我才刚放上去你就叫了!”
  宋子凯听了好笑又好气,凑头过去在他耳边低声骂他,“我他妈以为你要吃东西!如果知道你他妈要摸我屁股!我他妈怎么会同意!”
  方翼顺自那天之后就摸透了宋子凯看起来坏实则很好的个x_i,ng,也似乎吃准了他不会真正生气。
  于是丝毫不受他的影响,装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冲他说,“不管!你自己刚才同意的!”
  然后加重了声音,继续说,“我都没摸你就叫了!我一定得摸回来!你不能言而不信。”
  宋子凯还没开口,方翼顺的手就再次贴了上来,这次宋子凯是完完全全感受到了他的手放上来的一瞬间的热度。
  宋子凯脸上顿时一道黑一道白,他恶狠狠抓住方翼顺的手,放回他自己身侧,然后抬起屁股把椅子往墙壁挪了挪,离方翼顺远了些后才放下。
  方翼顺也学着他,挪了下椅子。
  两人一人挪完另一个人挪,最后就是宋子凯被死死的挡在了墙壁边上,再也没法动弹。
  方翼顺又伸手,迅速的按在了他的屁股上。
  宋子凯要挣脱,苦于位置的限制,力气上立马小了很多。
  所以最后就是方翼顺一脸满足加痴/汉的望着宋子凯,左手不停在他屁股上蹭。
  宋子凯恶狠狠瞪着他,却丝毫起不到震慑效果。
  方翼顺终于满足了内心的欲/望后,在宋子凯屁股上使劲捏了一下,就缩回了手,把椅子挪回了原来的位置。
  然后写了一张纸条递给宋子凯,宋子凯还没缓过劲来,下意识接过来一看,纸上“你的屁股真翘~”六个大字让他一下羞红了脸,说不出是因为生气还是不好意思。
  他看完后立马就把纸给撕了,然后头凑过去在他耳边恶狠狠的骂了句,“滚!”然后气呼呼的坐回了位置上。
  方翼顺却心情大好,学着宋子凯一开始的样子,支着头,津津有味的听历史老师讲起课来。
  宋子凯看他这样,气不打一处来。
  又怕动作太大会引起同学和老师的关注,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做,自己又不可能掐回去!
  只能愤愤的朝他呸了一声,然后生气的用力趴到了桌子上,闭上眼要睡过去。
  并在心里面暗暗发誓发誓,他妈方翼顺如果以后再敢摸自己屁股,自己一定不会再这样任由他s_ao/扰!就算把他搞哭老子也不会再心软!老子一定要骂回去!狠狠地骂回去!方翼顺你丫个死变态!
 
 
第9章 chapter 9
  那天之后方翼顺往痴/汉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还有升级的味道。
  语文课老师转头的时候可以摸一下。
  数学课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被叫起来的同学身上时可以摸一下。
  英语课英语老师报听写的时候也可以摸一下。
  物理课……
  几乎可以偷着摸一下的场合他都要凑过来摸一下。
  每次他一摸上来宋子凯就会用力打掉他的手。
  然后方翼顺白皙的手马上就会出现一道红印。
  第一次的时候宋子凯内心还会纠结一下,觉得是不是自己打太重了。
  刚想轻声安慰一下,方翼顺就又笑的痴/汉的看他,“你屁股真舒服。”像是一点也没感觉到手上的痛。
  宋子凯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他妈就你这傻逼自己爱瞎几把乱想!
  如果宋子凯真的沉下脸,然后告诉方翼顺不要再这样做,也许方翼顺就真的会乖乖收手了。
  但宋子凯没有这样做,他完全没有这样做的想法。
  所以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这傻逼自找的。
  ……
  宋子凯真正对方翼顺红了脸,是一次周五的时候。
  公告栏贴出了每周被记名的名单。
  宋子凯在方翼顺的帮助下,成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正好是那天自己课上犯困,所以让胖子和方翼顺换了位置来帮自己遮挡一下,结果好死不死就被郑谦波那个傻逼副段长抓到了。
  本来心里就不高兴,加上宋一凯那傻逼过来说了一堆逼话,让他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最低点。
  结果方翼顺又凑上来捏了下他的屁股。
  他一下子就爆发了,第一次那么用力的拍了方翼顺的手,然后满是怒意的朝他吼,“他妈让你别摸你还摸!”
  吼完就管自己走了。
  走了几步发现方翼顺没跟上来,之前就算自己再怎么骂他他也跟块牛皮糖一样怎么都甩不掉,结果今天不跟了。
  宋子凯回头,发现方翼顺一个人低着头,拿手轻轻揉着红着的手,看起来痛极了。
  他一下子有些后悔,想了想又走回去,叫他,“喂!死变态!楞在这干嘛!还不跟上!”
  自从方翼顺开始痴/汉之后宋子凯就不叫他名字了,他就叫他变态!
  方翼顺却没反驳他的叫法,因为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变态,最主要的是,听见宋子凯有些恼羞的叫他死变态,他觉得很好听。
  方翼顺听见宋子凯走回来的声音,抬头看了眼他,然后就又开心的跟了上去,情不自禁的拉住了他的手。
  宋子凯第一次没有甩开,可能是后悔的心理在作祟。
  ……
  宋子凯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他和方翼顺现在的相处方式,完全是他被压在了方翼顺下面!
  他觉得自己需要重振一下威风,需要让方翼顺知道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什么叫真正的霸气!
  所以他需要知道一个方法,让方翼顺无法再这么随心所欲的猥/琐他!而不是自己对方翼顺无可奈何!
  一想到这个场景,他就忍不住要笑出来。
  但他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办法。
  直到终于有一天,机会终于摆在了他的面前。
 
 
第10章 chapter 10
  宋子凯一直是直男。
  他以为他的傻逼哥哥也是,因为他觉得世界上应该不会有第二个傻逼会喜欢上傻逼一样的宋一凯了。
  直到他看到了言狮把宋子凯压在宋子凯床上,然后对他这样那样。
  宋子凯也是趴门外偷看看见的,某种程度上,哥俩一样蠢。
  两人基/情四s,he的画面宋子凯不敢看,又忍不住看。
  最后就是象征x_i,ng的拿手遮住眼,然后又在指缝里可以完美的看见两人赤身搏斗的情景。
  他妈就在学校里搞十/八/禁!是怕我们看不见还是怎么样!
  宋子凯虽然吐槽,但还是认真投入的在看。
  当然,他不可能看清床上两人的具体动作,但是可以从声音中听到两人的厮杀有多激烈。
  然后宋子凯惊讶的发现。
  自己傻逼一样的哥哥,平日里一副老是神气巴拉、要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的宋一凯!
  他在床上哭成了球!
  一边哭一边央求言狮轻一点,然后言狮一用力,又会立马保证自己以后再也不这么做了。
  然后动作小了下来,似乎要结束了。
  宋子凯觉得听完了墙角,偷偷走了出去。
  他想,他大概知道怎么对付方翼顺那个死变态了!
  要对付那个不要脸、猥琐、变态的痴/汉方翼顺,目前可以有的方法就是把他做到哭!
  他要那死变态在他身下给他求饶,然后一边哭一边说自己再也不敢了!
  虽然他不是很懂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但看见宋一凯那样,他觉得一切都没错!
  一想到方翼顺就要哭的跟个球一样,他立刻觉得自己十几年的苦逼生活要结束了,终于要迎来人生的光明期了!
  ……
  但是他不知道在哪实施。
  寝室那么小,如果要对方翼顺这样那样,他肯定哭的会把别人都招来观看!这样肯定一天不到,所有人都知道他和方翼顺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到时候,他一定会被当成变态的!
  所以虽然知道了方法,但其实他没有实施的办法。
  然后上天眷顾了他。
  ……
  这周六他们全家要去一个远亲那里参加婚礼。
  这意味着,家里不会有一个人。
  而这进一步表示,他可以把方翼顺带回家,然后对他这样那样,让他哭到后悔遇到他宋子凯!
  于是宋子凯在宋子晴开口让他们准备的时候搬出了他的一套说辞。
  “我这个星期要在家里学英语,最近有几个知识点不是很清楚,我想趁周末的时候把它搞懂。”
  然后在宋子晴再次开口前继续说,“反正我和那个什么大姑的妹妹的女儿也不认识,老妈你帮我解释一下就好。他婚礼也不是缺我一个人就不能进行。”
  宋子晴觉得他所言有理,便同意了,让他好好在家学习。
  宋一凯也想不去,被宋子凯一句话堵了回去,“你可别说你要好好学习。你要是能好好学习,你就不会次次考试都不及格!”
  宋一凯嘤嘤两声,不说话了。
  宋子凯很满意,晚饭多添了两碗。
 
 
第11章 chapter 11
  方翼顺收拾了东西,拿了周末老师布置的作业,就要出教室。
  宋子凯拦住他,眼里闪着让人害怕的光。
  “我家这个星期没人,你要不要来我家玩。”
  方翼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提了提书包,“我可以回自己家。”
  宋子凯抓住他的手,强硬道,“不行!你必须跟我回家!”
  班级里人都走光了,所以没人看到这一幕。
  不然宋子凯又要上班级日报了。
  方翼顺缩了缩手,发现缩不回去。见宋子凯态度强硬,只好说,“那我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跟她说我晚点回去。”
  宋子凯满意的拍拍他的背,然后提起了自己的书包,“走吧,我们去坐公交。”
  然后补充了一句,“你这两天就住我家,我招待你。”
  方翼顺有些害怕,“你怎么突然让我去你家玩?”然后后退了一步,“你不会是因为我摸你屁股所以要杀人灭口吧。”
  宋子凯强压下心里想打人的欲/望,挤出一丝笑,“没有,我真的是很真诚的邀请你去我家玩。”
  他瞅瞅他,然后问他,“那我能摸你屁股吗?在你家的时候。”
  “滚!他妈爱来不来!”宋子凯发现方翼顺总可以一句话轻而易举就让自己炸毛。
  方翼顺看他这样,终于放心下来,快走两步跟上他的步伐,然后拽了拽他,“走吧。”
  ……
  家里果然如宋子凯预料的一样,没有一个人。
  他开了门让方翼顺进来,然后锁上了门,像是关上了屋里不久之后就会发生的惨案一样。
  方翼顺却毫无察觉,有些紧张的脱了鞋,放到鞋柜里,赤着脚踩到了地板上。
  宋子凯给他扔了双拖鞋,自己换上鞋后走进了屋里。
  “你可以自己瞎转转,或者到我房间待会,我去洗个澡。”
  方翼顺跟着他的步伐,进了他的屋里。
  宋子凯的房间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刚换下的衣服被随意丢在地上,地上倒是干净的很,应该是被收拾过了。
  床上有两个枕头,方翼顺想起宋子凯还有个哥哥,不自觉想问他,你怎么这么大了还和你哥一起睡。
  但他没问,觉得可能这是他的私事,还是不要问太多的好。
  站了一会儿发现有点无聊,便蹲下身子一件件捡起宋子凯的衣服,然后坐到床上一件件叠好,放在了一旁。
  然后拉开了书包,抽出语文作业,刚写了一题,想起来还没打电话,便冲着浴室喊,“我还没打电话!你手机在哪!”
  浴室里水声正好在他问的时候停了,然后过了一会儿,宋子凯围着浴袍就走了出来。
  宋子凯的发丝上还滴着水,他正拿毛巾不停擦着。
  方翼顺看着他头上的水滴顺着脸颊滑落,然后滴到脖子上,顺着他美丽的锁骨往下滑,溜进了他的浴袍里。
  宋子凯的浴袍松松垮垮,露出一大片春/光,胸前的两点,也若隐若现。
  方翼顺突然觉得自己想摸上他的胸膛,然后顺着胸膛把手往下移,直到摸到最令他蠢蠢欲动的屁股。
  宋子凯使劲搓了几下毛巾,就把毛巾往地上一扔,走过了他的身边。
  他的身上传来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方翼顺忍不住多吸了两口。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不是完结章QAQ
完结章还在审QAQ
 
 
第12章 chapter 12
  宋子凯浑然不觉方翼顺对他身体的蠢蠢欲动,一边拿出吹风机,一边问他,“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到。”
  “我还没打电话。”
  “哦。”宋子凯c-h-a好c-h-a头,去桌上拿了手机,开了机后扔给他,“你打吧。”
  然后在开始吹头之前补充了一句,“跟你妈说,你今天不回去了,和我睡。”
  方翼顺刚想拒绝,宋子凯已经开了开关,吹风机的声音让他知道自己说啥宋子凯都听不见了。
  他只好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门,按下了号码,放在耳边等待那头接通。
  他想告诉宋子凯,如果自己和他睡,几乎没法忍住他想对他做的事。
  然后放弃了,就偷偷以为宋子凯这是默认了好了。
  这样,无论他对他做什么,宋子凯也不能再怪他了。
  ……
  他打完电话的时候,宋子凯正好吹完头,他把手机递给他,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宋子凯放了手机,然后去柜子里翻了新毛巾,新内裤,和一条浴袍,全数扔给方翼顺。
  “洗干净点。”这样我好对你下手。
  后面这句,他当然不可能说出来。
  方翼顺接过,他想说他在家都不这么早洗澡的,但又闭了嘴,乖乖进了浴室。
  宋子凯看了下床,发现衣服已经被叠好了。
  心里有股不一样的感觉滑过,转瞬即逝,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起身去敲了敲门,水声停了,在等他说话。
  “我去做饭,你洗好就直接出来吃饭。”
  “好。”
  ……
  方翼顺吹了头发,穿着浴袍就踏出了屋。
  宋子凯煮好了泡面,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听见声音,下意识朝他看了过去。
  然后脸一僵,突然后悔让方翼顺现在就洗澡了。
  方翼顺比他矮,他合身的浴袍穿在他身上显得宽大。尽管方翼顺已经努力把带子绑紧了,但肩膀两边的布料还是不住下滑。
  方翼顺刚往这边走了两步,浴袍就完全掉了下去,宋子凯就看见他白皙光滑的肌肤一下子完全展露在自己面前,两颗朱红,格外诱人。
  方翼顺呀一声,拿手去拉,拉好后按着不松手了,就怕还会掉下去。
  宋子凯觉得有股热气不住往下冒,但他不懂这是什么征兆,只以为是天气太热。
  所以他关了电视坐到桌前叫他,“过来吃饭。”
  方翼顺点了点头,小步走了过去。
  一看到桌上就只有两碗方便面,一下子苦了脸,“就吃这个吗?”
  宋子凯已经吃了一口,点点头,“好吃的。我别的不敢说,泡面做的可是世界一流。”
  “可是方便食品吃不好……”宋子凯瞪了他一眼,他只好噤了声,坐下拿起了筷子。
  ……
  宋子凯一吃完,就把碗筷一放,坐到沙发上再次开起了电视。
  然后回头跟他说了句,“你吃完放着吧,我妈回来会收拾的。”
  方翼顺没理他,小口吃完了最后一口后,起身把碗都端起来,放进了洗水槽中。
  接着找了下洗碗巾,找到后挤了点洗洁j-i,ng在上面,就拿起一个碗开始搓了起来。
  宋子凯见方翼顺半天没回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在厨房里洗碗。
  放下遥控走到厨房门口,倚着墙刚想开口说他,“我说……”
  然后闭了嘴。                        
作者有话要说:  怀疑最后一章车速有点快会被封,看到这的宝宝记住,这不是最后一章!
 
 
第13章 chapter 13(终章)
  方翼顺在他面前侧着脸,神情专注,动作温柔的洗碗。
  袖子被挽的老高,露出他藕节一样光滑白嫩的手来。
  谁说只有女人专注的时候最美的,男人专注的时候,也迷人的很。
  宋子凯不自觉盯着他看了好久,直到方翼顺洗好了,转过头,他也还没回过神来。
  “你站那干嘛。”方翼顺朝他走了过来。
  他突然想吻他,想伸手摸上他光滑的肌肤,想拉过他的手,把他刚刚碰过碗的手放到自己身上,感受着他指尖的温柔。
  他开始想自己是不是错了,因为他突然不想看他这张脸上带着泪,一脸委屈的样子。
  他想让他一直带着笑,一直笑着看着自己。
  方翼顺见他半天不说话,拍拍他,“你想啥呢?没听见我说话吗?”
  宋子凯眸子暗了暗,低头看了眼方翼顺,他的眼里此刻只有他的身影,满满的都是他。
  方翼顺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可怕,想往后退。
  宋子凯却大步往前了一步,手环住他瘦弱的腰,埋头就吻了下去。
  方翼顺一惊,没有拒绝,也忘了回应。
  宋子凯加深了吻,一手放到他脑后,把他往自己这边压。
  几分钟后方翼顺被吻的脚有些软,就要摔倒时宋子凯直接面对面一把抱住了他。
  然后轻轻松开他的嘴,看着他迷离却不知诱惑十足的眼睛,再次吻了下去。
  身子转了个方向,抱着他就往房间里走。
  一把将他放到床上,身子就压了下去。
  方翼顺嘤咛一声,他就忍不住顺着他张开的嘴,把舌头挤了进去,在他口腔里四处搜刮。
  手上也没忍着,一把解了他浴袍的带子,迫不及待的伸手探了进去,急不可耐的找到两点的位置,开始揉捏起来。
  [窒息,车开到一半又要停。]
  他低头问他,“可以吗?”
  方翼顺迷糊着,听见宋子凯的问话,不知道是什么,但他的要求自己向来是不会拒绝的,所以他点了点头。
  然后一个炙热的物体就挤进了他的身体。
  [停车,停车。]
  方翼顺被他弄的难受,想躲闪,宋子凯却拉住他的身子,往更深处探去。
  方翼顺顿时哭了出来,是宋子凯意料之中的好听。
  “呜。我不要了,不要了,我,痛,痛!我不喜欢你了!”
  宋子凯看着他满脸含泪,眼神不自觉带着魅惑,嘴里不断吐出求饶声音的样子,真他妈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办了他。
  方翼顺之前吃他豆腐时有多嚣张,现在在他身下求饶的就有多凄惨。
  他当然不可能放弃这样的机会,所以他在他耳边低喃了一声“宝贝,你真美。”后,再次运动了起来。
  ……
  事毕,方翼顺哭的已经睡了过去。
  宋子凯抱着他进浴室清洗干净后,抱着他放到了床上。
  然后替他盖好被子,在他额头留下轻轻的一吻。
  接着看了眼床,他想,这张床以后就是他一个人的,宋一凯那傻逼,爱去哪睡去哪睡。
  至于方翼顺。
  他想,以后他要啥自己都给,屁股也给。
  但相对的,他也要做好自己会在床上草哭他的准备。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系列终于完结了,撒花~
唯一不爽就是不能尽情开车。
下次写BL等BG完结,有喜欢的小天使可以收藏一下作者专栏,mua(づ ̄3 ̄)づ╭?~
想看其他几对CP(一共五对)的欢迎移步专栏——玛丽苏校园。

《拍者为攻,摸者受》点评